首頁>新聞 > 評論 > 正文

“棄子”思皓成為江淮汽車救命稻草

來源:鳳凰網汽車 | 2020-08-14 07:11:00
話說十年磨一劍,從江淮籌謀乘用車兩個十年過去,江淮乘用車最終卻要靠抱大眾大腿和不到2歲來路不正的“私生子”思皓上岸?

“生活從未如此新鮮,每一天都充斥著如此多的可能性。”這是思皓的品牌宣言,而今,成都車展現場,江淮品牌亮相的三款新車全部懸掛思皓車標,果然“如此多的可能性”。

這三款車分別為:由江淮iC5換標而來的E50A;基于江淮嘉悅X4打造出來的電動版本E40X;還有一款誕生于江淮嘉悅系列并應以“嘉悅X8”命名的燃油車,在展出時卻僅以“X8”為名。

說好是江淮大眾的品牌,如今為何落到江淮頭上?這種錯亂,讓鳳凰汽車懷疑曾經在大眾中國總部參加的思皓媒體會似乎是夢一場。

江淮大眾目前只有純電動生產資質,此時江淮旗下的燃油車型空降加入,是否意味著思皓已經由江淮大眾過繼給江淮?

“棄子”思皓成為江淮汽車救命稻草

江淮大眾的“棄子”

2017年12月22日,大眾汽車與江淮汽車共同合資組建江淮大眾汽車有限公司,是國內第一家專注于新能源汽車的合資企業。而思皓,則是江淮大眾旗下的純電動品牌。

彼時,為了趕個早集,江淮大眾在工廠未建設時就推出了一款新車。

2018年5月,在業內備受關注的思皓E20X宣布完成下線儀式,稱為江淮大眾的第一款新車。然而,只在當年北京車展上短暫停留過幾天,E20X便銷聲匿跡,直到去年9月才正式上市,“難產”了整整一年多。

思皓E20X并沒有繼承到大眾的優秀基因,反而和江淮IEV7S一脈相承,相似度極高。而思皓這個名字又跟當時計劃由江淮大眾引進的西雅特品牌聽起來有點類似。

當時坊間傳言,大眾對這款換標的水平很不滿意,怕丟了自己的臉,所以按而不發。也有報道說,大眾正在跟江淮博弈增持股比,僵持不下。

大眾不愧是老江湖,一眼看穿。不倫不類的產品和品牌,果然遭到市場嫌棄。去年9月,思皓E20X賣出2236輛車,10月售出1200輛,11月份只有439輛,自此便是月銷不詳,逐漸“泯然眾車矣”。

“棄子”思皓成為江淮汽車救命稻草

到了今年,也許是在疫情的催發下,大眾江淮這對原本貌似要涼的伙伴,來了一場傾城之戀。

6月12日,大眾中國投資45.2億元認購合資公司江淮大眾新股權,增持股份至75%,同時還投資了江淮汽車的母公司江汽控股,持股50%。

如愿以償的大眾集團大手筆承諾,將基于其純電動平臺,授予合資公司4-5個大眾品牌產品,同時承諾,在中國法律允許且取得許可前提下,優先考慮在江淮大眾生產大眾B級車、C級車等插電混動汽車和燃油車。

增資增股給產品,有錢有勢有方向,江淮大眾已經成為大眾親兒子。在西雅特退出合作之后,未來的江淮大眾必然會掛大眾車標。此時若把不倫不類的思皓作為順水人情送給江淮也是合理,反正思皓品牌的第一款車也是江淮的換標車型。

思皓車標值錢嗎?

“江淮大眾合資合作更進一步,大眾體系和品控賦能,懸掛思皓品牌車標的X8,或將開啟江淮造車新時代。”江淮汽車集團副總經濟師、乘用車營銷公司總經理張文根在成都車展的這句話驗證了。

說到新時代,難免要回憶舊時代。

江淮汽車前身創建于1964年,是歷史悠久的商業車企。2000年之后,江淮汽車籌謀乘用車板塊,2001年江淮商務車生產基地建成,瑞風批量下線;2004年乘用車汽油發動機開始批量生產,同年乘用車生產基地投入建設。所以,江淮造乘用車的歷史也不短了。

江淮汽車旗下和悅和瑞風兩大乘用車品牌都有過高光時刻。

數據顯示,轎車品牌和悅2011年全年累計銷量達到81741輛,相比2010年同期增長達25.7%。但從2012年開始,江淮和悅轎車銷量已經逐年下滑,而經過2013年“生銹門”的打擊,自此一蹶不振。

后來消沉了一段的江淮又趕上了中國SUV、MPV市場爆發的好時候。

小型SUV瑞風S3蟬聯2015、2016小型SUV銷量冠軍。尤其是2016年,1月江淮乘用車銷量突破4.85萬輛,挺進中國乘用車企業前十。

但是好景不長,隨著SUV市場紅利結束,江淮乘用車光芒不再,最后不得不靠跟大眾合資來挽回場面。甚至正是由于江淮的孱弱,才成為大眾集團提高在華股比的突破口。

“棄子”思皓成為江淮汽車救命稻草

將視線拉回當下,今年6月,江淮乘用車銷量只有9152輛,上半年累計51561輛。

從2004年江淮提出“做大做強商用車、做精做優乘用車”的發展戰略至今,已經過去了16個年頭。

話說十年磨一劍,從江淮籌謀乘用車兩個十年過去,江淮乘用車最終卻要靠抱大眾大腿和不到2歲來路不正的“私生子”思皓上岸?

難道幾十年打造的江淮、和悅、瑞風,這些都不如蹭一下大眾的思皓來得響亮?當年和悅跌倒在生銹門,瑞風也是跟不上SUV市場的白熱化競爭,問題的本質難道不是在產品上?品牌固然需要向上,但是沒有產品的支撐,向上不過海市蜃樓。

張文根所言:“換標也是摸著石頭過河。”隨著車市競爭愈發殘酷,未來思皓這塊小石頭又能撐住“江淮時代”多久?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疫情下的豐田:最掙錢車企的紅與黑
下一篇:榮威ER6上市 新勢力國家隊對市場有何沖擊?

快11玩法